首頁
> 聯合獎懲 > 典型案例 > 失信案例

[甯波象山]為獲優先受償權,債權人聯系“老債主”打假官司 新老債主虛假訴訟均獲刑

發布日期:2019-08-02信息來源:今日象山字号:[ ]



得知債務人名下的房産即将被法院拍賣,為了獲得優先受償權,債權人“計上心來”,竟串通他人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把自己送進了監獄。

2008年1月,F公司與李某簽訂一份房産抵押借款合同,約定由李某出借給F公司700萬元,并由F公司提供其名下A房産為上述借款提供抵押擔保,後雙方辦理抵押登記。是年4月,F公司以同樣方式向陳某借款370萬元。

2010年6月,朱某、F公司與李某、陳某分别簽訂三方協議,約定朱某代F公司歸還李、陳二人的借款,同時,李、陳二人對F公司名下A房産的抵押權均轉讓給朱某。然而,抵押權卻因故并未變更,李、陳二人的債務雖均已被清償,但依然享有A房産的抵押權,朱某作為F公司的債權人卻沒有A房産的抵押權。2013年8月,朱某委托馮某向上海寶山法院提起訴訟,要求F公司歸還借款本金1400萬元及利息(朱某除幫F公司清償李某、陳某的債務外,還另借了一筆錢給F公司)。該案經調解結案後,朱某委托馮某申請執行。

2015年10月,象山法院因其他案件裁定拍賣A房産。2016年,朱某與馮某為獲得A房産的優先受償權,讓李某、陳某分别向上海寶山法院起訴,要求F公司歸還借款共計1070萬元。

優先受償權是法律規定的特定債權人優先于其他債權人甚至優先于其他物權人受償的權利。就這個案子而言,誰先起訴到法院,誰就能享受抵押房産的受償權。李某、陳某明知上述借款已歸還,卻仍按朱某及馮某的要求提起民事訴訟,提交銀行轉賬憑證等證據材料。

2016年3月3日,朱某與馮某以李某、陳某的名義向上海寶山法院申請财産保全。是年3月10日,上海寶山法院作出保全裁定,并向象山法院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象山法院凍結F公司在象山法院的執行款共計1500萬元,後象山法院對該執行款1500萬元予以保留。

之後,F公司的其他債權人發現其中“貓膩”,向象山法院舉報朱、馮、李、陳四人實施虛假訴訟的行為,象山法院立即将該線索移送至公安機關進行立案偵查。

2019年2月,象山法院分别對上述四人虛假訴訟案進行開庭審理并當庭宣判。經審理,象山法院認為,原債權人與他人串通,隐瞞債務已全部清償的事實,以原債權人的名義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債務人履行債務的,以“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論,被告人李某、陳某的行為構成虛假訴訟罪,被告人朱某、馮某與李某、陳某串通并積極參與,構成虛假訴訟罪的共犯。

對此,象山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朱某犯虛假訴訟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50000元;被告人馮某犯虛假訴訟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20000元;被告人李某和陳某犯虛假訴訟罪,分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各處罰金15000元。

李某、陳某不服,向甯波中院提起上訴。近日,甯波中院對李某、陳某虛假訴訟案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